一只鸟的结构与习性 ——郑州航空港采风归来小记

◎一树



一只有着中原血统与风姿的
三栖的鸟——
鸟首触着云彩
鸟身贴着大地
鸟尾闪着湖光。

这只鸟有着奇异的身体结构——
昂扬的轩辕阁是她的头颅
厚重的苑陵城墙是她的脊梁
一千七百多亩园博园是她的脏腑
碧波荡漾的双鹤湖与同心湖是她的眼睛
落雪的荻花与霜染的银菊是她的羽毛
田田的荷叶与灿灿的银杏叶是她的披风……

这只鸟生来喜欢浪漫——
一次又一次超低空滑翔
深情地掠过
四百多平方公里的航空港。
日出,她屹立在高高的南城门上
浅唱低吟:采采芣苢,薄言采之
采采芣苢,薄言掇之……
日落,她徜徉在星汉灿烂的天街
用东方的竹笛与二胡
交换西方的吉他与萨克斯......

谷庄村外,她依稀看见——
那片酸枣林复活了
枝头又结出火红的酸枣;
那棵四百多年的老槐树返青了
浑身又挂满淡绿的槐麦。
综合保税区内,她仿佛听见——
"菜鸟"与"唯品会"汩汩的流水线上
年轻的劳动者正耐心地折叠与分装
正将一粒粒汗珠化作一颗颗珍珠。
噢,多好啊
快时代中尚有慢节奏
钢铁的意志中尚有如水的柔情!

这只不知疲倦的鸟儿啊
此刻正张开
东道主黄帝一般广博的臂膀
与爱做梦的土著好儿女一起
去探索与抒怀
将无数小小枣花与青青槐苗
播撒在故乡的每一寸领海,领土,领空……

2019-11-28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