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的债务》等三首

◎陈煜佳



自然的债务


在山水之间,需要一首山水诗,
在田园之间,需要一首田园诗,
因为一旦牵涉自然的债务,
癞蛤蟆就千倍地增长,充当起拦路虎,
阻止你将春天的嘴唇涂抹。





战争电影中的雪


雪,相对于人间的另一个世界,
独立于炮火和鲜血。

在雪中,人,一道黑色的影子,一个污点。
雪的厚度是洁癖的厚度。

没有人能逃脱雪的去污,
没有人能逃脱出场就是下场的命运。

只有雪开始融化,战争才会结束。
结束之后,雪的融化还会像一阵阵蜂鸣,困扰你的耳鼓。





阿赫玛托娃的困境


活在一个供词的世界里,
她只想和一棵树说话。

树的叶子密密麻麻,
像人数众多的听者的脸。

在这些随风舞动的叶子中,
是否也有一张告密者的脸?

她在调查,统计,
并逐渐接近统计的禁区。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