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椅子靠在一棵树上(八首)

◎叶明新



目录

 

一块地砖

秋天的新意

钢铁

因爱成仇

中秋

我淌过一片浅薄的流水

一把椅子靠在一棵树上

月亮

 

————————————

 

一块地砖

 

这条街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地面砖呈灰色

有的裂了,有的磨损了

大部分都旧了,因此需要重铺

但别以为灰色的开端会结束在红色那里

 

一群工人在这里工作

像叔伯兄弟那样

戴黄头盔,穿灰色的工作服

工装的颜色和地砖的颜色一样

露出的脸和手则是黝黑的

 

弯着腰挥动钢钎的人

他的脸在帽子的阴影里

我看不到

撬起的旧地砖沿街摆了一路

新地砖整齐地码在旁边

我托起一块黑色的漂亮的新地砖

举到眼前

其实我脑中一片空白

 

而他们停下手中的活儿盯着我看

目光疑惑,锐利

看来他们过于在意

我在一堆新地砖中造成的空缺

我立刻填补了它

2019.9.9

 

秋天的新意

 

秋天又来了

天气又凉了

吹起落叶的风就是秋风

与去年同期的肯定有差异

早晚要添的衣服挂在了床头

 

秋天又来了

新的季节我们还是沿用了旧名字

就像一团老酒用新瓮盛着

也像一只旧瓮里新酿在飘香

 

很多人的心里都不言自明

头上的白发多了几绺

这世上熟悉的名字又缺了几个

我们过着这微凉的朝暮

心里的徒然,时间里的必然

2019.9.9

 

钢铁

 

四平路上

地铁口边上

某个单位院落的一角

一块荒地

停着一辆废弃的铲车

两列数十辆

收缴来的摩托和电动车

一群铁家伙呆在这儿好多年

荒草绿了又黄

黄了又绿

 

铲车车身涂有黄条红漆

当年多么耀眼

现已剥落

露出的部分生满了锈

窗玻璃早不见了

方向盘只剩下裸铁

轮胎瘪得像忍气吞声的叹息

 

摩托车和电动车

也破烂不堪

轮毂有的断了轴有的扭曲了

坐垫烂成了泥

因为撑脚没有烂断

它们就没有倒下去

都是立着的

似乎只要加上油

就可以发动起来开出铁门

2019.9.10

 

因爱成仇

 

分手的时候

他们已经过了一颗心裂成两半的痛苦期

平静像桌边玻璃瓶里的几支干花

分手就是风不再吹了

就是一场雨停住不下了

就是他们中间的他站起来而她蹲着耸动双肩抽泣

2019.9.10

 

中秋

 

你知道时间是硬的吗

有些地方会有缺口,比如清明

而有些则堆成了堆,比如中秋

 

我们不仅用高温烘焙食物

我们还有人安息在光芒与真理中

我向时间里发亮的事物致以问候

 

这秋天的夜晚

我的睡眠像被摆锤撞击的玻璃

“这是一个良宵!”

如果不这样想

就无法避免最后审视时的寡淡无味

2019.9.10

 

我淌过一片浅薄的流水

 

我淌过一片浅薄的流水

能听到细微的簌簌水声

这些流水源于刚才的一场大雨

它来得那么突然

现在像哭泣那样停止了

这是2019年9月的街上

我要从路的这边走到对面去

 

很多躲雨的人跟我一样

正在淌过这片浅薄的流水

从路的这边到那边去

我们像一支散乱的队伍

匆匆地在想象里流亡

水花溅起,我的鞋子湿了

他们的鞋子也进了水

脚掌在里面发出饥饿的声音

 

雨水挤在地势低洼的一侧

街灯的光芒在污水里荡漾

方形的排水口像上帝之门那样窄

这有多么无奈

另一场大雨正在天上等着落下来

2019.9.15

 

一把椅子靠在一棵树上

 

路过一家单位门口的绿化地

我看到一把椅子靠在一棵树上

那把椅子并不是四脚着地

而是外面两只脚悬空斜倚着树干

像个醉汉在呕吐

 

这是一把带长靠背的椅子

它不仅仅是斜靠在树干上

身上还有几道绳索

这把椅子是被人捆绑在树上的

一个人把一把椅子绑在树上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我继续往前走

把椅子和树抛在了身后

我又看到了两处同样的情况

一把椅子倾斜着绑在树上

似乎挣扎了一夜

另一把椅背紧靠着树干

似乎绑得很死,它无法动弹

2019.9.17

 

月亮

 

中秋节这天

对晚上有期待

希望明月当空

这是一种古老的情结

我们对此应该理解

 

晚上是有月亮的

但也听到了别处下雨的消息

以及因此产生的不满

其实大家都清楚

有不是什么增益

无也不是贬损

 

月亮或者月光

只不过是偶尔想到

并蹦出来的一个银白色的词

2019.9.19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