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林或自然

◎修远



都坏掉了,都急于坏掉。蜥蜴的细舌头
——“滋滋”——“滋滋”
罪恶睡着,罪恶又醒了;罪恶趴着,罪恶飞着,这又有什么区别呢
笔,画多色的符,东凑西拼
此刻,一把戴穗的匕首满屋翻找文字的修书
时间慌乱,时间搬家
莫问吉凶
——老虎,狮子,豹子,狗熊说了都不算数
自闭者头抵着墙,长时间不睡眠
昨晚,又看到伤口。自杀,他杀,白骨,暗示强调暗示

集体搬进城市,让众人围在广告牌底下
听没有意义的旧话语。在霓虹灯的光芒里合唱,让人兴奋,熔化
有赖于一本书和一些词的注射器,精神的黄嘌呤
基因的骄纵比什么都轻盈,身体饱含敌意
禁忌的喉咙深处,血线之上列车郁闷的舌头正调制一杯鸡尾酒
假公民的良民证,还要刷脸,底细比雨丝还细
怨言比锚还重呀有什么用!
说吧,但话可不是随便说的,再硬也扛不住帝国的口条

都坏掉了,都急着坏掉。厌烦了清醒
鲁迅,骂人的人;码字骂所爱之人,骂所痛恨之人
你慢慢会懂,他可以换一种方式,收起袖口的
狼毫,欲望推动胸臆五百大洋换一处四合院,和来往的女子
谈论衣服的款式,发卡或者舌尖上的美食,还有医患关系
我们现在才明白,他树敌,刻薄,那么不友好
搬弄笔尖的灵媒。如果他还活着,是他的大不幸


2019、11、20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