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透明

◎莫卧儿

遗 书(八首)

◎莫卧儿



◎ 存在之诗

咖啡馆里蛇行的女人
迎头撞上
巨大透明的落地玻璃

刚睁眼的幼虎
面对来到世间初次看到的笑容
将杀母凶手认作亲人

莫兰迪说
没有什么比我们实际上看到的
更抽象、更不实在的东西了

今日秋分已过,阴阳转换
北半球渐渐长大的阴影
那狭长的黑暗
究竟楔入了什么的深处
                

◎ 在蛋糕店

映出人影的橱窗总让人怀疑
那深处藏有谜样的自我

橱窗内的脸神情各异
仔细分辨各式色泽、气味
和不同的情感对号入座
颗颗红豆心思热烈
适合被年轻的抹茶绿包裹
俄罗斯黑森林有着和名字同样
繁复的层次,翻卷起内心无边细浪
羊角包码放在精致的编织筐中
诱惑黄昏时分疲倦的身体
陷落在弥漫的香气中

收银台前布满焦急的手指
打包回家的糕点将在
晨光熹微中,在黑夜与白昼的交界
蘸着蜂蜜和泪水
被咀嚼,被吞咽


◎ 蘑  

新晋诺贝尔文学奖得主
奥尔加•托卡尔丘克和彼得•汉德克
对蘑菇都深度痴迷

大山中的蒙面人
从不在向阳处抛头露脸
朝拜真容需要有勇气进入阴影深处
这些顶级伪装者
艳丽的心如蛇蝎,素净的
反倒可能是珍馐

对于古老的通灵事物
有经验的采摘人绝不会赶尽杀绝
留下来的部分
模仿人类的繁衍规则
扎根土地,漫山遍野飞翔

“边缘之地的居民依然保持神秘”
超市货架前她背过脸
避开了和被塑料薄膜包裹的
人造蘑菇对视


◎ 遗 

一种叫夷陵虫的动物遗迹化石
在湖北被发现
证明了寒武纪生命大爆发前
埃迪卡拉纪的动物们早已做好准备

历史如同无边长夜
如果没有传世书籍的点点星光
照亮夜空的某些角落
后世的人将永远在黑暗中摸索

但绝大多数生命并不具备
在他的时空留下痕迹的能力
能做的或许只有阅读一封封前世遗书
深嗅其中气息
为拥有记忆的现世心灵照亮一段孤旅
或是留下些许轻微的划痕


◎ 白 

离群的雁
为了捍卫而走上街头的人群
总被一种叫做命运的东西所笼罩

而天边初绽的亮光
和一路飙升的价格线
仿佛还纠缠在梦中

秋渐浓
从草叶间逐渐长大的露珠
尝试着理解了因为偿还
而得以存在的价值


◎ 秋天的树

被修剪掉遮挡在人行道上的枝叶后
它们重新回到围栏内部
自身的位置站好
看上去和从前有些貌合神离

经历过春夏的狂飙突进期
秋天的树更像晚年歌德
已不屑满树洛可可风格的华丽果实
只是尽情伸展枝条
试图连通宇宙和内心的声音
为迎接生命即将到来的静穆
提前做好准备
                       

◎ 葡萄酒博物馆

在古埃及一出生便拥有水晶光泽
和鲜血颜色的液体,令饮者迷醉
被视为此生前往来世的渡桥

古希腊文明圣殿中的一道彩虹
奇迹般与利剑相融合
为发出巨响的古罗马战车抹上润滑剂

当查理曼大帝让这个古老的酒种
在欧洲流遍芬芳时
大胡子叔叔没想到自己会成红桃K原型
为地球上各色肌肤的居民
画下童年生动的逗号

储藏室飘渺的灯光轻易就把思绪带远
有人以手轻扣橡木桶
砰砰声像休止符,像心跳
宣告一些事物终于站立在时间之上



◎ 两  

我们终于找到了向上的楼梯口
上去后却发现黑到窒息
摁下手电开关
四下是医院的环境
有人在排队挂号
有人在呻吟
有人正忙于施救
彼此视而不见
他们是在继续黑暗中的活动吗
为何刚才竟悄无声息
难道这些人和我们身处两个平行的时空
他们拥有怎样的思想
怀揣什么信仰
知不知道我们的存在
或许生命个体都是孤独自转的星球
没有一颗心能够按下暂停键
去探视另外一颗
汗水淋漓中醒来
发现刚刚居然身处梦境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